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北阿强 的博客

清气若兰,虚怀当竹,乐情在水,静趣同山

 
 
 

日志

 
 

“政府”的琐忆  

2008-06-21 22:00:34|  分类: 老妈文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政府”的琐忆

老妈今年85周岁,在儿女怂恿下,才开始动笔。老人家退休后曾联任三届居委会主任,自豪的说好赖也是一级政府,所以儿女戏称之:“政府”。

                                                                                

                 

                                一、慈祥的父亲

                                二、好心的邻居

                                三、可心的保姆

 

                                  慈祥的父亲

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幕是我上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每个周末母亲抱着小妹或小弟六七个孩子都簇拥着等在大门口,翘首以待盼父亲回家,终于老远有父亲的形象出现了,哥哥首先奔跑着去迎接,姐姐弟弟们都相跟着往前跑去,首先第一个跑到的,父亲取下自己头上的礼帽戴在哥哥头上,第二个到达的得到父亲手上的拐杖,第三个则替他拎了提包,陆续到达的则拉着他的两只手,前拽后推的拥着高大而胖的父亲朝妈妈所在的方向移动,经常也有几位邻居大妈们在母亲周围看热闹凑趣儿。到家后父亲从包里拿出准备好的各种小玩具分发给我们,然后就一头倒在床上休息他那疲惫的身体,他的头一沾枕头就鼾声大作,不一会儿他醒来就是检查我们四个已上学的孩子们的学习情况了;姐姐弟弟总受好评;而我总是得到“每出息”的评语,因为我的副科音乐、美工的分数总比主科语文、算术的分高,尤其是算术老是粗心大意屡教不改,因而老挨批评,也因此受到比我小一岁的弟弟挤兑,但我父亲并不对我严加呵责。

父亲从不提倡我们读死书,除了课内所学,他引导我们注重课外的充实,给我们订阅《论语》、《新少年》等刊物,获益匪浅。

父亲的书法很好,经常受人委托要在家中写对联,家中没有大案子写对联的时候需要我们协助抬着作品往前移,写完成品后则帮他小心地抬往地上晾干。

春节时,他更是兴趣勃发,大写春联,从大门到堂屋、到房门,他率领子女贴好春联,此外制作灯谜,灯节时做灯笼,像个大孩子与子女打成一片。

有一次他需要用小字笔,我立即将自己认为不好使的一支送到他手中,心想笔不好使会给我买支新的,谁知他长篇大论写完后一声不响的将笔还给我了,我好生纳闷!

不久我在祖父80大庆的日子里遇见了姑姑,她和蔼可亲地和我聊天,想了解我们家的生活情况,尤其是有关我父亲的种种。我告诉她有一年下大雪,他领我们堆了一个大雪人,还有一年雪下得不大,他就教我们做雪灯。有一次年三十晚上,他将我们几个上学的孩子在他身边围成半圈,要我们每人唱自己学校的校歌,然后他自己拿腔拿调的讲故事,还有一次春节他用一个自制的小本,每页都写了一首缺字诗,限我们从他写的六个字中挑一个合适的字来填空,还有一次他做了灯谜,要我们在古文观止的文章中找答案。姑姑听了我大致的回忆说:你爷爷对你父亲的教养是非常严格的,当时他是家中唯一的男孩,除了要他饱学读书外还要学些医理之类,有空还要练字,因为家贫买不起书和纸笔,都是你爷爷从族中检来别人使用过的书和纸笔等等。写过大字纸的空间写小字,用红土水在石头上写大字,因此你父亲如今不论用什么笔都能写出漂亮的字。原来是这样,我曾经的纳闷有了答案!

父亲偏胖,身体魁梧,回到家中得空就练太极拳,他也耐心地让子女们跟他学拳,培养孩子们多方面的兴趣,教大姐练书法,教哥哥篆刻,如子女给他去信,他必然以毛笔正楷复信,在抗战期间失业的艰难困苦条件下,只好支持母亲以典当让孩子们上学。

父亲虽然不以中医为职业,但医术高明,热心救人,从不收钱,记得抗战时我家避居湖南沅陵乡下的一个  宿小镇上,有一次旁东家的婢女患了一种怪病,大拇指肿的如蛇头,脖子粗肿,呼吸不畅,当地医生束手无策,濒临死亡,恰好父亲由重庆回湖探家,立即伸出援手,三个药方就治好了婢女的病,另一位邻居赵某患肤肿怪病也是这次被父亲治疗痊愈分文未取,全镇传为佳话。

这次探家,镇上乡亲请他谈谈从重庆回家一路见闻,他们借当地福音堂的地方聚会,谁知我父亲中气十足,口才极好,从自己的亲身经历亲闻所见历数日寇侵华罪行积极宣传抗日,深刻地教育了当地群众,博得一致好评。

父亲豁达大度钟爱子女,终因奔波过度,生活艰难,久患高血压导致心脏病,不治身亡于异乡,时年56岁,留下母亲和三子五女,撒手西去。至今时过一个甲子有余,父亲的音容笑貌慈祥大度永远让我铭记。

 

 

好心的邻居

       5310月我从贵阳到北京的第三天,对北京的一切均感陌生,老公却奉命去邯郸出差,走前什么也没说,仅留30元生活费。

   他走后第一天我必须出门买菜,出了大门都不知朝那个方向迈步,正在为难巧遇一位回家的老人,向她请教后,他热情的一挥手,同时说先往北再往西,不远就有菜市场。什么东西南北,搞得我一头雾水,我只好顺着他挥手的方向走去,这就进了一条小胡同,出胡同口眼见横亘着一条大街,来来往往的人很多,我站在胡同口仔细观看,不知道应朝那个方向拐。观察后发现人群有的往左、有的往右,都提着菜篮子,往右去的菜篮子是满的,往左的菜篮子是空的,我立即跟随提空菜篮子的人而去,果然不远有个菜市场,我满载而归,顺利的通过了生活的第一关。

过了几天,有两位经老公委托的同事,为我们领来了供暖生活两用炉,并热情代为安装,接着讲解了使用方法和注意事项。有了炉子以后屋里暖和多了,某一天早晨,刚刚起床不久,三个孩子一个接一个地说:妈妈我要睡觉“。我将他们挨个抱上床去心中感到奇怪,怎么刚刚起床却又都要睡觉,我自己又为何头痛欲裂!?这时我脑袋里立刻忆起了老师在课堂上的讲话,她说:”北方天气寒冷,屋子的建筑围墙很厚,门窗却严丝合缝,外面的冷空气进不了屋,屋内的人以烧炉取暖,所产生的一氧化碳出不了屋,积的多了容易发生一氧化碳中毒。解救办法则是首先要开门开窗,让外面的新鲜空气进屋。想到这里我立即奋力移向往外的门,使很大的劲将门闯开,又转身收拾了炉子,然后不知怎么搞的倒在床边上睡着了。直到下午四点多锺,五岁的大儿子首先醒来,他看见妈妈睡在床边上,一翻身就会掉下去,他吓得大哭大叫“妈妈妈妈快醒醒我饿。”他的哭声惊动了邻居大婶,她派她的女儿来看看,小姑娘大约八岁,一进门就说:“我妈妈要我来看看你们是不是熏着了,为何孩子哭了这半天没有人理“?当时我全身无力,我告诉那个小姑娘,我们全部都被煤气熏着了,请你带这个孩子去买个火烧吧!老大出去后,老二老三也逐渐醒来,我庆幸自己又过了一关。

现在回想起来,我们一家四口,在一氧化碳的控制下经过89个小时竟然无恙,至今已过了半个多世纪,也没发现留有不良后遗症,真是万幸!而那位好邻居我虽然不认识,不知他的姓名,却永远在我的脑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可心的保姆

1953年我带着三个学龄前的孩子,从贵阳进京工作,想去单位报到就必须安排好孩子们的生活,经邻居大妈的建议,为我请来了一位附近的居民,她刚一出现,立即准确地估量了我的现状,并表示她不能长期做保姆,只能短期帮忙,早来晚走,并要我继续找人。没过多久经她介绍来了一位鹤发童颜的“老北京”,大约60多岁,自带水杯。她不会做南方伙食,每天为我们包饺子并干点家务,她做的饺子大家都爱吃,她揉的面刚好包完拌的馅,也刚好被我们吃光吃饱,她自己却另外再包,我很抱歉地说:我们把饺子吃光了,麻烦您又做!

她说不麻烦,我不吃带肉馅的饺子!

我问为什么?

她说:我总认为饺子里的肉煮不熟

我问那您的饺子拿什么做馅?

她说:白菜加一个焦圈,我想一个焦圈才四分钱,于是建议她可以多买一个焦4,她欣然同意,没过几天老公回来了,对这位老人非常欣赏,尤其是对她自带水杯又只喝“凉开水”的习惯赞不绝口,不料有一天老公不知说了句什么话惹恼了这位老大妈,她立即说了声“我不是下人”,当即不辞而别,第二天她的女儿一位清清爽爽的中年妇女很礼貌的说明来意,取走她母亲的杯子,并感谢我对她母亲的尊重,听这话我很惊讶!她见我的反映立即告诉我说:“我母亲在您这过的很好,她很感激,尤其是让她多买一个焦圈做馅,母亲说您心眼好,她很感激”一个焦圈引起这么大的反响,令我至今不忘。

接下来一位很像劳动妇女的中年人来了,三天的试工期我们相安无事,我以为我终于可以安心上班了,不料她却对我说:“你们家上顿下顿老吃“机米”会得阑尾炎的,我不行,你另找人吧!说完老人连三天的工资都不要了。

还好,经单位领导的关心,为我找来了一位安徽籍的邵大娘,第一天我为她介绍家庭情况,告诉她躺在床上的是我的婆母,床下的脚盆是她专用的,我指着另一个盆告诉她那是我的盆你可以用。几天后她告诉我她带来的户口证明还在她的口袋里,不知往哪儿去上户口。我当即将我必须请保姆的原因和困难经过情况写了一份申请报告送往德外派出所,为邵大娘申请户口登记手续。很快德外的户籍民警亲自上门了解情况后很快解决了她的户口登记,这事得到她高度赞扬,她说:北京真好,连警察都这么热心,事情办的又快又好,却不要我跨出门栏一步。

有她在,我从没为家务缺勤,,她就这样除了耐心侍侯生“子宫颈癌后期,每天都大出血的我的婆婆,还带大了我的两个婴幼儿。多年来,我们全家没有人得过消化系统疾病;她铁定热天每天为孩子们洗澡,冷天改每周一次,这在当时没有暖气供应时尤其难得,衣服被子定期更换,从不要我操心。我是一个医务工作者,哺育婴幼儿,侍侯病人,我都按最起码的卫生规定要求她,她不但不反感,还能处处照做,形成良好习惯。

大娘身材高大,穿着朴素,约有五十多岁年纪,老老实实和蔼可亲。她一来就把我家当作自己的家一样挽起袖子干起来,毫无一点勉强和做作。五十年代初期,住房很紧张,我又调来不久,居住条件很差,一时无法调整,有重病的婆婆,老公及孩子一家三代住在很狭窄的两间房内,无厕所、无专用厨房,非常拥挤有不便,但是大娘非常理解,毫不嫌弃。最困难的是家有患病的老人,有婴幼儿,除了做饭还有大量的清洁卫生工作,他都能很好的安排,主动积极,有条有理,任劳任怨,那时我和老公工资都不高,她安排伙食为我家精打细算,不挑眼、不挑食,保持着劳动人民的本色,不贪小利,不斤斤计较。我们的孩子们都很喜欢她,有事都叫“大娘”解决。

58年我们搬进了楼房,邻居家有位70多岁的姥姥和她成了好朋友。她们之间无话不谈,经常切磋家务,从此她在姥姥的带动下学会了干面条、蒸馒头、烙饼、包饺子等各种北方饭食,改善了我们的生活。

在我家她从不要每周一天的休息,她说在北京她没有家,无须休假,能允许她的老乡们来看望她就行。因此,每个星期日都会有两到四人来我家与她小聚,有时要我代笔写信,我们相处很是融洽。

她在我家由54年直到61年,那时因粮食紧缺不得不离我而去,因为她的老乡告诉她解放军单位粮食定量高,她可以为她介绍,由此她到了小西天解放军大院工作。

她走后常用星期日的休息来看我,她说她有北京户口所以找工作比较容易,她离去后的第一份工作是为解放军家照看一个小女孩,一见面孩子她妈介绍说:“孩子不满两个月,老生病发烧,拉稀。你千万不要将她抱出去,以免着凉生病,我的奶水不多要加喂牛奶等等”。她把在我家学到的卫生常识如奶瓶每天要煮消毒等工作经验带到新工作的一家,自她接手照顾小姑娘后她从不发烧拉稀,身体逐渐健壮起来。到孩子两周岁时该送托儿所了,院里另一位解放军来找孩子她妈说:你的孩子该进托儿所了,把邵大娘让给我吧。就这样大娘就在解放军大院中帮了一家又一家,都是照看新生儿,最后转到东城区一个解放军大院去了,那儿离我家较远,还要倒几趟车,交通不便,就很少来我家了。

最后一次她来辞行,她的儿女都要她回家,她自己觉得自己年岁已高,而且每带一个孩子都是一到两岁就要送托,感情上真是难受,每个孩子离开时舍不得分离,牵肠挂肚的,以后不能再这样带下去了。

她临别时还教给我理财经验,她说:“过日子要从仓头上抓起”。当时我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她解释说:“秋后打了粮食都是粮仓里堆的冒尖,于是大吃大喝,等到粮食快要见底时再惊惊慌慌的节省,那能省出多少”?她是见我一发工资就大手大脚,一到月底却捉襟见肘有感而发。这是多么知己的建议啊!

善良的,受人欢迎的大娘终于回到她的故乡去了,但我和我的孩子们却总是忘不了她。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